計世網

第三方移動支付成“中國特產” 使用方法大有門道
作者:劉韻、許軒語 | 來源:新快報
2019-06-12
在我國,伴隨著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第三方支付領域也逐漸實現金融科技與移動支付的緊密結合,移動支付的應用場景正在不斷豐富。

 

 

 

在我國,伴隨著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第三方支付領域也逐漸實現金融科技與移動支付的緊密結合,移動支付的應用場景正在不斷豐富。據支付寶的數據顯示,在2018年的“雙十一”購物節期間,用戶通過指紋、刷臉等生物信息支付的比例已經達到60.3%,創下了新的紀錄。

數字經濟蓬勃發展 無現金支付成潮流

在移動支付出現之前,中國的金融服務發展較慢,信用卡業務及相關服務還沒有得到大范圍的普及,而移動支付憑借其低門檻及便捷的特性可以說滿足了大部分民眾的金融需求。它不僅改變了傳統消費形態,還催生了新的商業模式和產業鏈條。據公開資料顯示,支付寶的刷臉支付已應用于超市、便利店、藥店等眾多的線下零售場景,與2017年相比,使用指紋或者刷臉支付的老年人數量增長了20%。

據2017年支付寶全民賬單顯示,2017年,支付寶平臺上廣東用戶的移動支付占比再創新高,較去年提升了10%,河源、云浮、茂名等10個城市的占比超過了全國平均水平,其中河源和云浮無線支付占比最高,達90%。2017年微信紅包除夕報告也顯示,除夕全天微信紅包收發量達142億個,比猴年增長75.7%,而廣東省收發紅包量均為全國第一。

從以上數據不難看出,從日常支付便利性到拜年新風俗,移動支付已經涵蓋了民眾日常生活方方面面,并且從中延伸出了對社會、對生態的多種正向影響。例如,支付行為可以累積信用度,從而促使社會資源得到更高效的運轉。消費者可以通過在線繳納水電煤、公共交通出行等低碳行為收集螞蟻森林能量,為“地球綠色工程”作出貢獻。數據顯示,至2017年底,2.8億螞蟻森林用戶累計減排205萬噸,累計種樹1314萬棵,而3659萬廣東用戶在螞蟻森林共減排超過20萬噸,累計為地球種下127.8萬棵真樹,累計碳減排排名全國第一。

此外,隨著技術的突破及多方面以及多部門的合作聯動,公共交通的移動支付也成為了一大趨勢。目前,北上廣深地鐵均已支持掃碼乘車,從而減少了中間介質(如公交卡)的必要性,省去了充值過程中的各種手續及費用。目前,大部分城市地鐵采用的是自建APP的形式來推廣二維碼乘車,北上廣深也不例外。除了APP外,廣州地鐵目前在支付寶、微信內均可通過小程序的形式開通“廣州地鐵乘車碼”,并綁定賬戶進行代扣支付。而深圳地鐵作為騰訊乘車碼的代表城市,可以在微信的小程序“乘車碼”中開通使用。但盡管二維碼乘車已經成為了最為普及的公共交通移動支付方式,在實際使用過程中也仍存在著不足之處,如二維碼乘車的過閘速度并不快捷,但在高峰期容易加劇擁堵現象;二維碼進站閘機容易出現無法調出乘車信息的故障,為乘客造成不便等。

如今,微信和支付寶已經成為了不可或缺的支付平臺,引領著“無現金”的消費潮流,而這也是得益于多方面的變化發展。一是包括第三方支付平臺在內的移動互聯網技術的進步,移動支付的發展對無線網絡等基建設施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技術門檻較高,而我國在此取得了較大突破;二是年輕消費群體的移動支付習慣,當下快速的生活節奏使得民眾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追求便捷高效,在支付方式上也不例外;三則是與中國的城市化進程有關。城市人口愈發密集,交易行為增多,而移動支付為此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助于避免出現收到假鈔的情況。

從另一方面來看,由移動支付催生出的不少灰色鏈條也給金融行業帶來很多不利的影響。例如信用卡套現現象愈發嚴重,有些客戶通過辦理多張信用卡,利用移動支付平臺的便利性進行套現將套現獲得的資金用以其它用途,這無疑對金融生態造成了極其負面的影響,甚至已經觸犯了法律法規。對民眾而言,由于消費過程變得簡單快捷,再加上提前消費的額度鼓勵,極易導致沖動消費和過度消費行為。

但總體來說,移動支付不僅惠及民眾,還能極大推進了金融及相關行業的發展進程。從二維碼,到指紋再到如今的人臉識別,未來在無現金支付的過程中,人們對于移動互聯網技術的要求將會越來越高。受市場需求所趨,屆時也將會有更多法規或標準推出,以規范新興支付技術的發展。

 

 

“花錢如流水,掙錢如抽絲。” 付款一時爽,收到賬單都是淚  

人工智能催生刷臉支付 你這張臉值多少錢?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愈發成熟,一種不需要借助手機的支付方式——刷臉支付應運而生。2015年,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在漢諾威博覽會上演示刷臉支付,引發了世界關注。如今,微信、支付寶及其它移動支付平臺都在加速布局刷臉支付領域。

刷臉支付是基于人工智能的人臉識別技術,通過提取面部特征值并進行信息比對之后,應用人工智能模式識別和計算機視覺技術鑒別個體身份。換句話說,每個人的臉龐都是一組獨一無二的DNA序列組,而不同人臉對應的極其復雜的編碼數據可以輕松地被智能終端識別出來。

一方面,刷臉支付能夠節省用戶的時間成本以及商戶的人力成本, 商家可以通過采集用戶的照片歸檔到數據庫,再通過改良算法把用戶的臉部特征跟照片進行比對。此前有相關報道稱,用戶在普通收銀臺結賬10件商品,需要56秒完成支付,而刷臉支付只需10秒。并且引入人工智能刷臉設備之后,一臺刷臉機器相當于1.5個收銀柜臺,一天相當于3個收銀員。

另一方面,與指紋、虹膜等相比,人臉是一個具有弱隱私性的生物特征, 而刷臉支付中關鍵性的面部識別技術尚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技術上的不成熟使得用戶的面部信息存在被竊取的風險。以面部識別技術中被認為安全系數最高的虹膜識別為例,此前,三星公司推出的S8手機曾搭載了虹膜識別功能,然而,推出不久后,德國黑客組織“混沌計算機俱樂部”宣布三星S8的虹膜識別被破解。他們使用一部普通相機在夜間模式下拍攝一張帶有人的紅外照片,打印出來將隱形眼鏡放置在照片眼球位置,就能成功騙過虹膜識別。若是這些數據處理及分析的算法被不法分子利用,將會對個人及社會造成極大的危害。此外,刷臉技術也引發了公眾對其隱私性的深度探討,如何確保人臉信息在傳輸、比對過程中不被泄露,已經成為了話題的焦點。可見,刷臉支付的技術對公民隱私保護造成的威脅性尤其值得重視。

目前人臉識別技術已經在多個領域得到了廣泛應用,超過100個城市的用戶通過支付寶刷臉完成身份驗證,這不僅有助于搭建新零售智慧場景,還象征著商業模式正在發生快速變革。但由于受到其技術及安全性的限制,短時間內還無法取代掃碼支付,實現大規模普及。

延伸

除了微信、支付寶 這些移動支付平臺也有“大來頭”

打的、逛街購物、生活繳費……平常的支付消費中,消費者使用的移動支付平臺常常局限于微信與支付寶這兩家。但實際上,除了上述兩大支付巨頭,移動支付的“老三之爭”頗為激烈。目前來看,平安旗下的壹錢包、拉卡拉、聯動優勢等平臺均加入了這場季軍爭奪戰中。

據《2018年中國第三方支付年度數據》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47.2萬億元,環比上漲7.78%。其中,支付寶以53.78%的市場份額繼續占得移動支付第一名,騰訊金融(含微信支付)排名第二,占38.87%;壹錢包、聯動優勢、易寶、快錢、百度錢包、蘇寧金融等多家移動支付平臺分別以1.19%、0.95%、0.7%、0.67%、0.37%、0.36%的市場份額,位列第三至第八名。

以龍頭的支付寶及微信整體情況來看,兩者與第三名及第三名后的移動支付方存在較大的規模差距。由此,“第二梯隊”應運而生,但在同樣較小的市場份額比拼下,這類“老三”們想要突出重圍成為繼微信、支付寶后的前三強難度極大。“老三”們誰也不服誰,此前,拉卡拉、京東都曾宣稱過自己是季軍或者要成為季軍。

在此情況下,探究第二梯隊的真實盈利狀況或能“撥云見日”。壹錢包在C端、B端市場有多年市場經驗,其以支付科技能力賦能場景,交叉服務了包括陸金所、壽險、普惠等場景用戶,并為用戶提供賬戶、支付、積分管理解決方案。截至2018年底,共實現交易額5.7萬億元,注冊用戶數超過2億。

而拉卡拉為國內領先的第三方支付平臺,具備支付、征信、理財、借貸等綜合科技金融服務。2019年4月25日,拉卡拉正式登陸A股市場,成為A股“支付第一股”。據其招股書顯示,2018年拉卡拉營業收入達56.79億元,凈利潤6.06億元,營收和凈利潤增速顯著;其中,收單業務已成為公司營業收入的主要來源,2018年公司收單業務的營業收入占比已達89.29%。

聯動優勢則在推出智能POS機后業績回轉,目前在線下收單市場尚有一席之地。但在監管政策趨嚴之下,聯動優勢POS收單業務的運營情況已不如從前順利。今年春節,聯動優勢再次“吃”罰單,其因違反銀行卡收單業務相關規定,被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10952.73元,并處50萬元的罰款。據海聯金匯年報顯示,其金融科技板塊主要為經營聯動優勢業務,2018年營業收入11.2億元,凈利潤2.38億元。

責任編輯:何周重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