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世網

疫情下的K12教育場景轉換
作者:倪穎 周星如 | 來源:計算機世界
2020-02-14
在線教育企業自身都在盈利或存活的邊緣掙扎,線下培訓和互聯網公司也來碰觸這塊誘人的蛋糕,教培市場的未來注定充滿了不確定性。

 


  隨著防疫形勢日漸嚴峻,為了阻斷疫情向學校蔓延,降低師生間交叉感染的風險,教育部發出“延期開學”的通知,各地區也相繼暫停各類教育培訓機構(下文簡稱“教培機構”)所有線下課程和集體活動,恢復時間將根據疫情防控工作情況另行通知。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全國預計有超過40萬家教培機構暫停線下授課(根據教育部截至2018年底通報的已摸排校外培訓機構數量)。

在此背景下,頭部K12教培機構紛紛推出“老師不變、時間不變、課程內容不變”的授課模式,將原小班面授課程搬到線上平臺,緊急完成特殊時期的教育場景轉換。

線下停課線上爆發

來勢洶洶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下文簡稱“新冠疫情”)迫使全國師生大規模地將課堂由線下搬到線上,引發教培行業史無前例的大地震。幾乎所有的教育機構或平臺都加大了宣傳力度,不予余力地推廣“線上免費課程”,阿里、騰訊、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巨頭也加快了教育業務線的跟進速度,開啟進攻模式。1月25日,騰訊課堂宣布免傭金支持線下機構在線授課;1月26日,學而思網校宣布將推出全年級各學科免費直播課和自學課;2月1日,字節跳動旗下清北網校宣布在線直播教育系統已向全國中小學免費開放……同時,眾多中小服務平臺也紛紛加入戰局。

追溯2003年抗擊“非典”時期的過往經歷,“非典”疫情也對當時的教育行業產生了重大影響,大量中小型教培機構倒閉。新東方教育集團創始人俞敏洪曾在《永不言敗》一書中回憶當時的情景:“新東方在20日的總裁擴大會上決定停課,氣氛變得空前緊張。胡敏和我親自擔任了非典指揮小組的執行組長和組長,我離京的機票從4月21日推到24日,從24日推到28日,從28日又推到5月1日。”

然而危機也是契機,疫情之下為了更好地給學生遠程答疑,一個叫“奧數網”的網站建立了。“非典”過后,2003年8月,“奧數網”正式注冊為“學而思”,時至今日,“學而思”已成為我國K12教育領域的“巨無霸”之一,2019財年年報營收達25.63億美元。可以肯定的是,當年的選擇對“學而思”現今的蓬勃發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盡管教培市場正在遭遇大動蕩,但是一部分業內人士樂觀地認為,這次疫情對于普及在線教育具有極大的推動作用,線下教培機構停課將促使在線教育滲透率提升,亦是拉低獲客成本、提升盈利水平的機遇。同時,在線教育也會改善我國教育資源分配不平衡的問題,將豐富的線上課程輸送到各線城市,令各地學生都能享受到高水平的師資力量和課程內容。

另外,K12教培機構通過這場硬仗,頭部機構可以為未來持續擴張并下沉至低線城市儲備經驗,繼而獲得更大的市場空間;對步履維艱的中小機構來說,疫情下采取多樣化的教學方式,可以為今后開啟多種商業模式奠定基礎,以減輕市場寒冬下的經濟壓力,提高企業生存率。如果能夠抓住新的需求和痛點成功轉型,也會對機構未來的發展大有裨益。但也有業內人士指出,現在到處都是免費的線上課程,很多機構的拍攝方式不夠專業,如用抖音、美拍等手機軟件制作線上課程,難以保證課程質量。建議中小型機構不要用自己不擅長的線上課程跟大機構進行競爭,還是要在自身業務范圍內的課程內容、教育服務等方面多下功夫。

針對此次疫情對教培市場的影響,清華互聯網產業研究院副院長王曉輝接受《計算機世界》采訪時表示:“出于保護師生安全、維護社會秩序等方面的考慮,開展線上教學對校外培訓產業,特別是主營在線教育業務的校外培訓機構是很好的消息,家長和學校對在線教育的認可會降低其營銷成本、增加用戶,促進其業務的增長。但是,與此同時,學校開展線上教學,對于校外培訓機構來說,又構成了利空,因為學校和家長會將學校的在線教育作為正常教學活動的一部分,從而擠占校外培訓機構原來占有的學生學習時間,出現學生流失的情況。在線教育對于校外培訓產業的沖擊,將在中小規模的機構上突出顯現。

在線教育將助推教育體系變革

疫情下,教培機構和學校都主動或被動地開展在線教育,無疑是對全民進行了在線教育普及。原義烏市教育局教研室主任葉立新接受《計算機世界》采訪時說:“這次疫情對線上教學的普及和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各大平臺都推出了免費的線上課程。但部分地區只是簡單地把課堂實錄搬到網上,這不是真正的線上教學。線上教學有自己的特點和方法。教育工作者要抓住這個契機,學習和使用5G時代的信息化教學手段。”他同時指出:“完全用線上教學代替課堂教學是不現實的。”

王曉輝院長表示:“之前,在版權保護、線上線下結合、信任度和可接受度等方面,特別是課程價格等因素影響下,在線教育的發展并不是很樂觀,叫好不叫座。”對于在線教育給教育改革帶來的影響,他說:“新冠疫情助推了教育體系的快速變革,并對未來的教育發展產生深遠的影響。我們的教育改革,過去的重點放在了教材修訂和考試改革上,對于教學方式,特別是在線教育的方式,重視不夠。相信國家在以后的教育改革設計中,會加大在線教育體系的設計和資源投入,并對教師進行相應的培訓。在疫情結束后,預計學校和教師將會部分延續在線教育的方式,在課程設計和教學工作安排中,將會對此有特定的要求。”他強調:“在線教育與線下教育的一個重要區別,在于課程資源可以無限次重用和受眾群體數量不受限。推行在線教育,可以充分匯聚全世界的優質教學資源,特別是課件。這樣,會出現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問題,需要妥善解決。”

線上線下融合市場仍具不確定性

艾媒報告中心在《2019上半年中國K12在線教育行業研究報告》中指出:2018年中國K12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到2021.5萬人,預測在2020年達到3.05億人,市場規模將達4330億元。行業擴張速度快、內部競爭激烈、市場分散程度高是當前線上教育行業的主要特征。疫情爆發前,艾媒咨詢分析師認為,互聯網的普及和發展帶來的“互聯網+教育”使得在線教育用戶不斷攀升,同時各類在線教育平臺不斷開發下沉市場,擴大了在線教育市場,致使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進一步擴大。而此次疫情加速了這個過程,讓在線教育平臺在特殊時期直接下沉到各線城市,跳過了市場的前期開拓,直接進入市場份額爭奪戰。雖然這只是疫情期間產生的特殊現象,但它為下沉市場的潛在用戶提供了一次嘗試的機會,在他們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有利于后期用戶的轉化與留存。

雖然此次疫情對在線教育行業是一次機遇,但目前從各方反饋來看,效果并不理想。

新東方老師馮佳慧在接受《計算機世界》采訪時表示:“這次線下課程轉為線上確實很突然,時間比較緊張,開課前所有的教師和助教都在積極、認真地做準備工作。但線下教學和線上教學還是存在一定差異,線下授課可以和學生進行面對面的交流,課堂互動更為直接,教師情緒的傳遞也更為快速,而且對學員在課堂上的行為監督力度會比較大。而線上教學對學員的課堂行為是很難把控和監督的,即使對學員進行了相應的規定約束,但學員的具體行為很難確定。線上技術沒法完全滿足和取代線下教學對學生個性化的指導和服務,線下教學的感染力更強,學生對知識內容的理解以及接受程度更高。”新東方教學負責人李冉表示:“在特殊時期,雖然線下課程轉到線上面臨一定困難,但經過新東方老師和助教多方面努力,為學員們提供了全程課堂關注和體貼的課后服務,竭盡全力滿足了學員的學習需求。”

學生們則抱怨在線學習時間長、用眼壓力大、學習質量不高及學習負擔重,甚至出現一些小學生“組團”給在線教育平臺和工具打“1星差評”。

也有專家指出,目前學生通過各類電子產品進行在線學習,會不可避免地產生健康方面的問題,包括視力下降或受損、坐姿隨意影響脊柱發育等。在家長不能有效監督的情況下,自制力不足的學生容易將精力消耗在玩電子游戲、網上聊天、瀏覽小視頻等方面。

此外,卡頓、崩潰等技術上的問題和軟硬件等諸多因素也都會對教學效果產生極大影響。如何提高在線教學質量,保證疫情過后的用戶留存率,仍然是各大機構平臺亟待解決的難題。大量資本的涌入在促進市場發展壯大的同時,某種程度上也會導致種種亂象叢生。在線教育企業自身都在盈利或存活的邊緣掙扎,線下培訓和互聯網公司也來碰觸這塊誘人的蛋糕,教培市場的未來注定充滿了不確定性。

責任編輯:倪穎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000293股票行情 002573股票分析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简配资 股票分析软件源代码 华夏盛世股票基金 保利地产股票行情 欧洲股票指数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中国石化股票分析报告 股票融资杠杆最高几倍 北京金夆配资 中盛投资 云上策配资 威力财配资 股票涨跌颜色绿色什么意思